我为什么好好的日子不过,跑出来创业!

我为什么好好的日子不过,跑出来创业!

  我大概是有病;

  好好的日子不过,跑出来创业,开公司做电商,有一天,我会不会死的很惨? 我大概是有病;

  好好的躺平不躺,跑出来写作,搞原创写赚钱,有一天,我会不会找不到发迹线? 我应该是有病; 流量都送给了揭秘灰产,年赚百万,骗局甜狗,捞偏门,走捷径,搞厚黑,开有色的车! 我是真有病; 我特么的还跑出来写脚踏实地,写努力奋斗,写修为拼搏。 贱! 老天爷,你下屌吧,操死我吧。 写到这,我打了个冷颤,我tm的可是个正经的好姑娘。 余华老师真敢写,“老天爷,你下屌吧,操死我吧”,写尽了无比的绝望悲痛与茫然。 下雨天,特大暴雨; 停电,天空漆黑,我没伞。 淋在大雨中骂tn的操蛋社会。 这雨不是依萍找他爸要钱那天的雨,也不是书桓摔跤也要去找依萍那天的雨; 是安迪逃出监狱后的雨; 天地苍茫,暴雨连连,安迪一个人在暴雨中呐喊。 我也呐喊;《在细雨中呼喊》中的台词,《肖申克的救赎》里的画面。 安迪逃出狱,寓意着新生。 人啊,极其复杂。 王学明也走出过监狱,以出狱结尾,太阳像盐一样撒在大屏幕上,王学明看到了希望,仿佛观众自己也看到了希望。 深挖自己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; 甚至是痛苦的。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挖出自己不想面对的一面, 你是抽丝剥茧还是一叶障目? 每个人都有高光时刻也都有低谷和混沌迷茫,每个故事里都是平凡悲喜参半。 我把自己的过去和现在翻了个底朝天,信息量巨大,这个整理过程,再把赋予价值呈现出来,真不是人干的事。 我有些头昏,有些理不清楚了。 过于冰冷和过于火热,过于琐碎和过于专业,过于平淡和过于跌荡起伏的,都不好,因为流量有独特欢喜,他要你深的东西浅浅说,一样的事情不一样的观点,相同的观点不一样的说。 这辈子那个的时候,都没有如此琢磨过什么是深入浅出……

  这哪里是我们搞流量啊,流量分明就是一口井,把我们统统都吃掉。 流量把我们搞的神魂颠倒,有的人成了鬼,有的鬼成了魔,然后流量狂笑。 人间的事情,总是遗憾多,宝,我今天搞流量了,搞的什么流?搞动流!因为我淋着雨爱它,它撑着伞跑。 真叫这些功夫搞的心脏乱跳,是我肤浅了,来人间一趟,总想看看太阳。 有个客户不信我, 甩给我一张图; 他问:这东西是你们家卖的吗? 我答:是呢,亲,如假包退。 他说,那为啥比以前便宜。 我说,618大促,他突然问,618是个啥? 我被打个措手不及,突然觉得好笑。 搞了半天,我们特么的是在自嗨啊。 我说,618是我们做大甩卖的日子,生怕说多一个字说深一个人家听不懂。 他说,哦,我再看看。 什么鬼?这就要跑单了?我的错?我不服! 我也甩了个图过去 说,嘻嘻,我也一直吃这个,跟你同款。 他说,看到了,确实是一样的,我现在去下单。 后台,叮咚一响,黄金万两。

  搞钱人的肖申克救赎不是出狱的那一声呐喊,是这叮咚一响! 多数人在野蛮拓荒的过程中,早就失去了细腻的感受力,钱是最轻盈的快乐。 本来没有618,搞的人多了,就成了618;

  本来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。 …… 长大以后,我们好像被教育得不太能表达自己真实的情感,要压抑自己去做很多事情,说很多不是自己真正想说的话。 别失贞,别失贞,默念,哦,不,是别失真,别失真。 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,我也没空想那么多了,到点了,我写作这个事情还没有做,就拿着抢上阵了。 寻找是个可怕的词,因为寻找灵感,迟迟不肯动笔,因为寻找低价,时间从指缝流失,因为寻找完美,有些事情就是一寻寻觅了一辈子。 王思聪泡妞,都开始降维了,我他n的有什么装B的? 我只能,两耳不闻窗外事,默默写默默赶路。 那些拿写作文练家子的人,每天都是在挖空自己,每天在做什么,每天在想什么,取其精华,取其糟粕,勾勒作品,呈现在世人们的面前,真TM的佩服毛小白和日更原创的那些大佬们,他们是真大佬。 不要让别人随便拿走你的钱,现在赚钱越来越难了,真正的大佬,都善于靠自己死磕到底,打磨自己的价值,拿价值去交换财富。

  不放过一个付费提升自己的机会,也不要傻B冤枉多花一分钱,保持独立思考,不轻信任何一个人讲话,包括我在内,听明白的话,就用实践去检验,没听明白的,去琢磨,而不是轻易去相信。 钱和价值这两种底气,先撸起袖子干tn的价值。 不不不,沙漠战友总是纠正说,不是掀起裙子加油干嘛?哈哈哈

  连思聪哥哥谈个恋爱都这么不容易,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自暴自弃? 趁着青年生猛,我要再和生活死磕几年。要么我就毁灭,要么我就铸就辉煌。 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我在平庸面前低了头,那么,请向我开炮。

  我的意思是,让自己变的值钱!

原创文章,作者:点子猫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zm2017.com/88/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