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谈80后的这一代人!

  我的出生,除了我父亲,

  大家都不是很欢迎;

  为啥?

  80年代计划生育管控非常严格;

  很久以前毛主席针对马寅初(生计教父)的人口政策建议提出:人多力量大。全国妇女敞开肚皮生。仿佛全国人民都在向苏联老大哥学习:孩子生的多要授予英雄母亲的荣誉称号。

  可是刚进入1980年,第二个孩子就要计划掉。春节前运动松一点,过春节后第一个政治任务就是计划生育。哪怕是大着肚子要临产,国家也一定要求引产掉,引产就是用人工方法促使产妇分娩,但是孩子出来没办法活着,意味着出生即是失去生命。

  搞计划生育期间我妈已经生了我哥,而且难产,脐带绕颈,胎儿十斤,差点呜呼了两条人命,我爸没怎么读过书,铁血大汉在生命面前失去了一切理智,那时候农村的山里面物资信息认知都非常的匮乏,我父母只会握着母亲的手,让她一定要活着,自己却一边无助的抽泣。

  我外公是我们街上农行的主任还是行长,我已经不记得了,只是我母亲经常念与我听,她念,我就听。

  外公是个极其正派的人,一个抗美援朝中有幸活下来的军臣,在我母亲生我哥哥快要面对死神来临的时候,我外公觉的自己的女儿生了三天三夜都没听到有人来家里报喜,忐忑不安,不放心过河来我爸家探个究竟,对,用走的,没有什么交通工具,且要卷起裤脚,拎着鞋子过河。

  到了我爸这边一看,我妈已经奄奄一息,外公气的大怒,说,你们这些混蛋,人都这样子了,都不晓得拉去医院。

  我爷爷奶奶这才恍然大悟,让我爸拉起板车,把我妈拉到了医院,到了镇上医院,医生说已经不收我妈这个人了。

  我外公在后面也跟着到了医院,医院的院长看见我外公,问,刘主任,这是您家什么人?我外公说,这是我女儿,无论如何请院长一定要保住人命。

  医院二话没说,把我妈带到了生产室,临进去时,我爸说,求求医生一定要保住大人。

  医生说,我们尽全力,剩下的听天命。

  很难想象我妈是有多坚强才可以挺过来这一关。

  没一会我哥出生了,因为缺氧,没哭,医生在我哥脚底板打了很久,我哥才哇的一声哭出生命之声。

  就这样,母子平安。

  在生我哥之后,生我之前,我母亲又吃了一次苦,妈妈怀着姐姐,已经足月,村里的人来找抓我母亲去引产的时候,我母亲躲在山里的茶树地里,但还是很快被三五个大汉和妇女主任找到,拉去办了引产。

  我母亲看着活生生的骨肉活着和死去,那时候的事情,多少我有些说不清楚,也说不好,只是听着很难受,觉得生命仿佛无人权亦无尊严。很惨白很无力,这些事情,与今日生三胎的景象同样让人深思,五味杂陈。

  没想到第二年,我妈又怀上了我,那时候农村饭吃不饱,衣服穿的都是补丁,谈不了避孕套自由,基本都是女人领药吃,而且还羞于和妇女主任开口,女性上环,有上环了意外怀孕的,也有吃药没吃准时的也意味怀上的。

  这里想起网上一个笑话,放出来给大家乐乐

  说八十年代初,有一个乡计生办王主任,人老实不善于言谈,也不会汇报工作。县领导前来检查,检查避孕药具的发放情况。

  王主任说:"农民太封建了,没有人要避孕药具。"县领导很不满意,对王主任当面予以批评。王主任很窝火,指着避孕药具说:"这要是能吃的话,我一个人当饭吃也要吃完它。"

  有一农村家庭孩子很多,不想要孩子了。王主任知道后,带着一箱避孕套找到这户人家。怕人家不好意思要,丢到人家就走。

  第二年这家又生了,王主任前去了解情况。男主人说:鏊也鏊了,炒也炒了,吃起来就是不脆。哭笑不得的王主任只好套在自己手指头上做示范。

  一年后,这家又生了。王主任前来了解情况,男主人说:一到晚上,我十个指头,甚至连脚指头也套上了,就是不管用。王主任不得不现场指导套上,过了一年,又怀孕了。男主人问:至从你给套上后,我一天到晚都套着,可咋就管用呢?!计生干部问:是不是有其它情况?男主人回答说:俺嫌解手鳖得上,便在套前挖了口。

  哈哈哈哈哈,笑完继续往下写

  我的到来,我妈也不是很情愿要,因为实在是生怕了,都不敢和我外公外婆说,其他家里人都不想我妈要。

  只有我爸说,既然怀了,那就生下来吧,毕竟是条人命,那一年计划生育的一阵风已经刮了过去,生二胎可以,就是得罚款。

  于是,500块上交,我平安落地。

  我落地前后几年,家里最苦,父亲和爷爷他们分家,盖房子,我妈说只能用酱油调味泡饭,用辣椒酱拌饭,没油水,苦不堪言。

  我外婆外公舅舅十分心疼我母亲,他们不欢迎我的到来,是源于我的母亲在生育上遭到了太多罪孽了。

  起初,我连同我妈一并被他们骂的很苦。

  因为,家里日子过的实在清贫,又多了一口人吃饭,我爸是养家糊口的苦,我妈也很无辜,吃了很多身心上的苦。总之,我觉得做父母的都不是很容易。

  所以,我的出生,唯独我父亲愿意高兴接受,他觉得,再苦也要到了一个丫头。

  父亲拉着六七岁的我走在田埂上,带我去小卖部买酸梅粉,看着我一口一口舔进嘴巴里,记忆里全是他的满足,我奔跑在乡间小路,稻田里,摔进山沟沟,都有他宠溺的身影,我蹦蹦跳跳,撒欢,父亲一脸骄傲。

  我爷爷娶过两个老婆,因为吵嘴打架又穷,跑了一个,我奶奶生了4个女儿,生一个女儿被嘲笑一年,生一个女儿被嘲笑一年,我奶奶一说这事就哭了起来,老小老小,一点不假,我还有一个大姑,是我爷爷跟前面一个老婆生的,再有我爸和我叔2个儿子,我爸是老大。

  我父亲这辈子最大的标签就是吃苦耐劳,靠双手靠脑袋,发家致富,做过木匠,当过猎人,后来在当地做了三十多年的生意,在村里第一个买摩托,第一户装电话机,第一家买黑白电视,退休了也没闲着,当个村干部,搞黄精种植基地,搞农业致富。

  父亲他是个爱折腾的人,除了性格刚烈,有脾气,读书少点以外,在他身上人性的弱点也暴露无遗,却也不影响他有很多可贵的品质,乐于助人,热衷奉献,他们那一代人生活的太苦了,他们有他们无法摆脱的原生家庭的困惑。

  在一个连吃饭都成问题的年代,学习在饿肚子面前不值一文,分数在死于活之间,要先活着,在那样的生长环境里,靠他一双勤劳的双手养活一家老小,在他的认知里,从来无法感知知识的力量,体会学习交流的重要,以及正确的干预和引导。

  这些一点也没影响他干过很多这辈子都值得骄傲的事情。

  把我们兄妹俩拉扯大,养活全家衣食无忧,这在我自己赚钱以后,才体会到,如此普通的事情,到底要有多努力,才可以尽好一个父亲一个丈夫一个儿子的责任。

  我父亲两千年就在厦门买了房,我觉得很牛批,村里的山头被奸商所用私下售卖,我父亲出头打官司,全村人分钱获利,帮助村里的困难孤寡老人和家庭,我觉得这些都很了不起。

  人啊,一辈子还是要干点值得骄傲的事情。 有些事情,是原生家庭背景带来的局限和困境,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法做的挣脱和破局! 我们只要记住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。 男人和父亲的角色,让我最大的感受是沉重吧。 我不是男孩子,但我能理解很多男性的不快乐。 那天在群里聊天,大概触碰到赚钱难男人难的边缘,就顺着这篇往下写一写。 老A很少有脆弱的一面,为人寡淡,话少,面相无公害,却杀伐果断,虽然带两百个兵打仗,但在家人朋友面前没有任何架子。 这样的人,极少数和别人谈心。 那天打电话给我说,最近事多,很累,开除了八个管理,都是自己一手提拔出来的,心里不是滋味,人在一定的位置上,很多事情,无人可以诉说,他之所以找我聊两句,是我们没有大的利益瓜葛,我就是一个听众,甚至连话都不用说。 这一刻我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无尽孤独和沉重,有些心疼。 中国社会衡量一个男人的方式,非常简单粗暴,说好听点叫能力,说直白些,就是钱和权,大家习惯性统称财富和资源。 女性可以爽快承认自己安全缺失需要保护,可以拉着袖口垫起脚尖崛起小嘴求爱爱,求抱抱。大方宣扬不去管外界的评判,也不受规则和传统的束缚,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女性,你就可以成为什么样的女性。 可要是一个男人说,我没有安全感啊,我不行啊,那就完了,连同男人们也一同指着骂道,傻X,男人不能说不行啊,你是男人啊,你还是个男人嘛? 安全感和自信心、抗打击力,这些都属于上层建筑。可是在中国,男性获得这些的根基,就一定比女性稳固吗? 恐怕不见得。 需要劳动生产力的时候,人们寄予男丁厚望搞生产,基于男性天然的力量优势,以及后天的发展驯化和演化。 男性被迫藏起自己的完整人格,凸显出强硬、稳重、深沉的姿态,一边是责任一边是谁有钱谁是大爷的双重社会标准,一场看似有解又无解的辩论,剑拔弩张。 很多人有能力应付生计,却已无余力面对女人孩子家庭。 女人能应付带孩子,却也两难全,多少难以全身心的兼顾赚钱,甚至是难以兼顾男人和婆媳。

  谁容易呢?谁都是在夹缝中生存。 我们要高举独立大旗啊,光是忙于生计都太难了,我深有体会!

  但话又说回来了,都示弱了谁富强啊? 都想避风谁当港啊? 只能说众生皆苦!承担自己选择的,选择自己承担的。 本身就都是人,只不过性别不同,身份不同,财富不同,穷人很难过上富人的生活,男女也难身临其境,但是七情六欲不分男女高低贵贱,都一样! 换位思考,管好自己,相互理解,多些共情,日子苦了,就多喝茶,茶中有苦,苦里有甘,这大概就是人生。 不晓得,是不是看过太多苦了,这些年也吃过很多苦,自己淋过雨,则希望人人都有伞,而我也早已慢慢习惯了在雨中奔跑。 日子都会好的! ...... 这几年,我父亲和我叔叔一起搞黄精种植扶贫,原本的生意,交给了我哥去打理,很明显的感觉到,资源不在自己手上,价值也就小了很多,他苦恼的跟我说,摸爬滚打几十年,最后才明白,有用的时候,才人人巴结。 我说看开点,人生一场,不是只论输赢,要尽兴。 只有当你没觉得自己在成大事做善事,事了就打算拂衣去,没期待狂欢和掌声,你才不会陷入到失望、忿恨、自怜这些糟糕情绪中。 只有松一口气,脱下身上的铁甲,让皮肤毛孔张开,放任露水和雨水渗进来,才能切身感受到自然的美妙。 这些道理都是父亲教我的,哪里还用我跟他说。 我随父亲,父亲爱折腾,我也不想人生苍白。 他向生活亮剑,我沉下去打磨,眼里有光,内心火热。 好像不写点搞钱干货都不好交差;写吧,搞简单点,做ip的五要素。 1. 善于借势,找背书。2. 切入垂直细分领域,打造绝活。3. 提供价值,这是核心。4. 挖通自己链接别人,激活互动。5. 自我驱动式坚持。 父亲节,提前祝天下爸爸,搞钱的男子,健康快乐,财运亨通,平安顺遂,日进斗金。

声明:本文为原创,作者为 点子猫,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dzm2017.com/9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