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营销需要不要脸?

为什么营销需要不要脸?
韩哥调岗了;
 
从原来的炮院调到了我们安徽省检察院;
 
好家伙,这单位怪让人羡慕的。
 
很威严的感觉。
 
我应该是最晚知道的;
 
因为我们待在微信里从来没有联系过;
 
差不多有10年了;
 
也从来没在朋友圈点赞互评过;
 
他都是发一些检察院的公众号;
 
直到有一天,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;
 
什么忍不下去呢?
 
微信上有个微信运动;
 
每天时不时会有一些人点个赞,尤其是我爸妈,每天都要点,已经成了他们关心我的一种习惯;好像是通过这种媒介来传达他们对我的关注,而且也不会打扰我。
 
父母上了岁数就和孩子一样,他们有他们这个年岁中难以全权自控的思想,也有他们小心翼翼的爱护和表达。
 
他们知道我很忙,轻轻点个赞,每次看到我脑子里都会过一遍他们的爱,很神奇。
 
在神经语言程序学中有一个概念叫,情绪定锚。
 
讲的就是这种,一个人受到外在环境或事件的刺激,因而直接触发内在情绪的一种连锁反应现象。
 
偶尔吃一袋辣条,味觉会唤醒人对童年的回忆,还让人联想起啃幸运干脆面,舔一口酸梅粉的细节场景,味觉,触发了人对过去的怀旧。
 
除了我爸妈;
 
还有一个人几乎每天都来点赞。
 
这个人就是韩哥;
 
十年前,他们炮院的军官去黄山考察;
 
我安排的。
 
那时候大家都正当青春,他们比我大不了几岁;年轻人在一起玩,好说话,该赚钱赚钱,该交朋友交朋友。
 
对我也比较关照。
 
后来,我一直忙一些政府性质的接待,中央八项规定下来后,在风头上,部队军事的廉政系统说一不二,上面批示的经费也缩减了很多,就这样,他们的业务几乎就断了。
 
慢慢的就没再去维护,也没有再联系。
 
我跟韩哥就这么一别十年。
 
他每天来我微信运动点个赞,搞的我每天都要看一遍他名字;
 
我心想,韩参谋还蛮有意思,为啥不在朋友圈互动;我没忍住,大夜里,我主动发了条微信过去。
 
我说,韩参,恭喜您又调岗升职了,别来无恙啊。
 
最初,他在炮院工作,所以大家都叫他韩参。
 
他说,我都调岗多少年了,现在不能喊韩参了,得喊韩哥。
 
我打趣说,我原来对你们炮院敬而远之,因为都太优秀了,太仰慕。
 
他也打趣的回我,那你现在得换仰慕检察院了。
 
我说,嗨,你这么一说,感觉我捡了个大便宜,哈哈哈….
 
他说,你有空来我单位玩;
 
我说,好,一定去。
 
感觉,还是那时候的感觉,但又胜似那时候的感觉,我那时候资历浅,刚工作不久,阅历也少,涉世未深,在优秀的人面前,多少会有些单纯羞涩和自卑。
 
现在聊天,不一样,人做任何事情都要不卑不亢。
 
女企商商会的孙总,很勤恳,每天跟我发早安语录,很可能是群发的,但发的有点水平。
 
大家心里都有数,养鱼待杀。
这也是一种定锚,为啥我会写她?
她每天都坚持发问候语,这人已经开始深入我的大脑,指不定哪天我就为她的产品付费买单。
 
这回事真不敢说的绝对,我们常常高估了自己。
 
想想,真讨厌,口袋里总共就这点钱,还被人盯着!
 
吓的我赶紧上,不然过几天钱就要跑她口袋了!
 
怎么上呢?
 
他们实打实的玩线下,很注重体面,我不一样,我比她们不要脸。
 
我说,孙总亲爱的,感谢您每天都发问候呢,我发您看下我们家的九华黄精,大家相互支持哦;
 
然后,我把微信小商店的产品码甩过去;
 
我接着说,您扫码进去就能看到了,向您好好学习;
 
她应该没想到吧,毕竟在一个商会,也没想到我这么不要脸,一般人估计不管她,礼貌的也回个问候语,我上去就想做成交,也不是很熟,她有点措手不及。
 
过了一会她回消息了;
 
她说,我下午有空再仔细来看哈,现在手上有事。
 
我说,好的呢孙总亲。
 
我以为她就这么走了,最起码她不敢盯我的钱了吧!
 
结果,下午的时候,她真买了两份,说吃的好再来回购!
 
真有点意思,觉得这老板不简单。
 
不知道后面她在哪等着怎么杀我呢,哈哈哈…
过完招,还蛮拭目以待的;
 
后来我就想;
 
以后谁每天问候我,我就把黄精的链接发给谁;
 
谁发广告给我,我也把广告甩回去;
 
不能总是别人努力,咱也得努力;别人不要脸,咱得比别人更不要脸;
 
挣钱,还是谁敢吆喝谁挣钱。
别人买单了,咱多了个用户多了个朋友;别人不愿意买单的就自动不发广告给我了,大家都图个清静;彼此过滤,彼此不耽误。
 
我这个确实过分了,甚至有点无耻,你们尽量别学我;哈哈哈
 
营销理论上有这么一句话,叫人人都是经济体。我把这句话换种说法,说直白点,叫大家都是鱼。
 
钱从哪里来?从别人口袋来。
 
流量从哪里来?从人流里来。
 
还是要仔细琢磨,仔细用!
 
前两天出去培训了;
 
有我微信的读者,应该都看到了我朋友圈发的一些现场图片。
 
讲是培训课;
 
其实是一场政治经济学教学现场;
 
女企协投资教育专委会主办省建行协办;
 
那个每天问候我,结果还被我将军,买了两份黄精的孙总亲也在现场;
 
而且还是这次培训会的主持人;
 
果然不简单,没有两把刷子轮不到她干这事;我主动去找了她,跟她握手拥抱感谢她支持,她也很热情的回应我;
 
卖货挣钱嘛,一样不卑不亢;
 
金钱,会让深刻的人更深刻,让浅薄的人更浅薄;
 
而博弈,始终无处不在;
 
女企协的培训,学了啥?看到了啥?
 
下回再写…

原创文章,作者:点子猫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zm2017.com/43/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