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人如何不断提升自己?

  昨晚被丁总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;

  丁总,是我身边资源最好最有能耐身价不菲的女老板之一,十多年前是我的上司,所以也是我的师父;

  她有很多徒弟,我是其中混的最差的那个;

  有时候为了维护客户关系,她们公司在我这批量采购黄茶礼盒送人,刚好照顾我生意;

  她为啥骂我?

  她说我做公司,宣传不用心,做人不出彩,这些年退步了不少;

  我没有辩解,默许了;

  因为在她眼里的我应该是一个值得让师傅骄傲的人;

  而我没做到;

  确实是没做到,短时间内也做不到;

  当师傅的,像家长一样,以徒弟的荣为荣,以耻为耻,如果做的不好也会恨铁不成钢;

  她的高度,一部分源于二十多年的社会积累磨炼和自身的性格,另一部分是源于选择全身心的投入事业,切断了家庭婚姻孩子的精力牵绊;

  我跟她说,跟以前那种生活比,确实是做的不够好也活的不出彩;

  但眼下也只好接纳这个做的不够好的自己,再允许自己不急不躁不慌不忙到去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;

  她甩了一个三个孩子妈妈的案例给我,说,你看人家三个孩子的妈,一样没有耽误自己创业,风风火火该出门出门该旅游旅游该进步进步;

  后来,我想了想,就算我不选择孩子不选择家庭,我也做不到她的位置,做不成她想要我成为的样子;

  为什么?

  我有几把刷子我自己清楚,就算我再不服输,也不是鸡汤和痛苦能憋出几个P的人;

  因为你足够了解自己,并且越来越清晰的了解自己,就越来越来越清晰的清楚自己的定位,适合做什么,想做什么,做不了什么;

  我很怕她,杵她,不自觉拉开距离,源于我们自己各有各的价值观和坚守的东西,要想在一起做事,或者让我跟着她做事,就得掰开了揉碎了撕破脸打开表面的宁静和谐;

  她对我很好,也给了我很多的资源和机会,暂且我也没啥能帮上她的,就逢年过节的送点黄精茶,她不喝还可以拿来做人情;

  以她的气场能力实力,只能我从了她,如果我能力达不到她的预期,她不认可我,我做什么都不会对;

  时间久了,大家就不会相互兼容,这关系就处不好;

  我也没办法为了她的认可,打碎了我的坚守;

  例如,选择了一个人身体力行的照顾好孩子,就跪着也要把照顾孩子这条路,走好走下去,选择好好写作这条道,哭着也要把内容打磨好;

  同样是一股劲,有的人把全部用在了实业上,有的人用在了互联网上没日没夜的敲打,有的人分散给了工作又给了家庭和孩子;

  从这一层面上看,很多事情都不能绝对的分高低对错;

  和丁总共事,有聪明是不行的,只能有绝对的实力;

  我不想给自己太多的压力,当下能做我喜欢的事,够吃就行,坚持下去做出些拿的出手的案例就心满意足了;

  人活着,不就是图个身心自由嘛;

  我不希望自己活一辈子抗压一辈子,我希望自己活一辈子热爱一辈子;

  说白了,跟她一起厮杀战场我也没那种能力;

  low B 有 low B 的活法;

  low B 也有 low B 的倔强。 这些会影响我继续做事吗? 不会影响; 不被外界影响,其实是件很不容易的事,但如果你随便就被影响了,说明自己的运营系统不稳固,仍然欠练; 小米的雷军还被投资人骂,又何况是我呢? 我们写文章其实也不是什么都能写; 文字一边是灵犀相通有共性的,另一边又是用来佐证我们自己的; 例如写兴奋了,上来一句就“卧槽”,这两字,是不是用在了情绪的点子上?在不在度里?有没有越出边界? 你的整体内容,思想表达,是不是得益于用户成长; 还有它会吸引什么样的读者? 每个人身边可以骂sb的人都有很多,但我写东西尽量不撕逼不开仗; 骂人骂的好,是能共情很多读者的; 但是,太纠结于爱憎分明,或者单独拿出来营销,就容易成为一个喷子,我们不要试图去做这类所谓的聪明人; 乖乖的做个靠谱的人,值得信赖的人,做个多鼓励多送掌声的人,才是长久之道; 有的人写文章,就是淡淡的,耐人寻味,但很大部分人不爱看,却也会有人为这种文字买单; 那到底什么才是一篇好的文章? 我想了很久,其实没有什么标准答案,你写什么都会有人骂有人喜欢,你做什么样的自己都有人爱有人厌; 在我的探索过程中,我也会隐约为我的或死板、或犀利、或粗俗、或卑劣、或教条担忧过,也为自己的阴阳调和不周全反思反省过; 但,这就是你; 没有完美人设,带有很多瑕疵,却最真实; 不管你想刻意成为谁,你永远甩不掉自己的影子; 也永远都会有人骂有人颂,像接受四季更替那样去接受好坏的来来回回; 跟大家分享一下有个人的日记; 他的日记比他本人还要出名; 谁? 北大校长季羡林,国学大师,学界泰斗,会八个国家语言; 他的日记写啥呢? 他在《清华园日记》写到: 前两天下了点雨,天气好极了。今天看了一部旧小说,《石点头》,短篇的,描写并不怎样秽亵,但不知为什么,总容易引起我的性欲。我今生没有别的希望,我只希望,能多同几个女人、各地方的女人接触。 还有这些: 九月十一日我的稿子还没登出,妈的。 九月二十三日早晨只是上班,坐得腚都痛了。 十二月二十一日说实话,看女人打篮球……是在看大腿。附中同学大腿倍儿黑,只看半场而返。 三月十三日没做什么有意义的事——妈的,这些混蛋教授,不但不知道自己泄气,还整天考,不是你考,就是我考,考他娘的什么东西? 是不是觉得很有意思,也很诧异,这是他年轻气盛的时候写的一些东西,也很有争议,后来有人建议他酌情删除和修改; 季羡林老爷子怎么说的? 他说,我七十年前不是圣人,今天不是圣人,将来也不会是圣人; 他觉的他不需要迎合,更不需要为了完美而完美;

  他觉的这就是他自己的一部分; 听完,觉得这老头儿着实可爱,在这些烟火的字里行间,看到了一个立体的真实的吃五谷杂粮素衣清颜的生命力;

  我们想成为任何一种人,有特点就保有自己的特点,没有特点也能成为特点,不必惶恐;

  《心地观经》有这样一句话:“三界之中,以心为主。能观心者,究竟解脱;不能观者,究竟沉沦。” 即使大家都不是完美的,做不好完美的事,写不出完美的文,但不影响我们继续做一个内心平静的走心的赶路人。

声明:本文为原创,作者为 点子猫,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dzm2017.com/9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