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白的诗风是什么类型

  洒脱飘逸这四个字用来概括李白唐诗的特点是在合适不过的了。在他的诗歌中,多有同音重新的表达方式,以此加强所抒发的情感,增强诗歌的气势。

李白诗词风格多样化,这四个字可以说是最好的评语

  ​以最为著名的《将进酒》为例,“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;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。”开篇就重复“君不见”,构成了两组排比句,如暴风雨一般扑面而来。一般的乐府诗歌只是在开头或是结尾处偶然使用,而这首诗中却两作“君不见”的呼号,顿时大大增加了诗歌的情感色彩。

  这就是李白的洒脱气势,“大开大阖”,在气势上非同凡响,读来畅快淋漓。上句使用“君不见”起势,描写出黄河之来,汹涌势不可挡;下句再以“君不见”开篇,描写出黄河的离去,势不可回。

李白诗词风格多样化,这四个字可以说是最好的评语

  ​当然,在下句当中诗人所抒发的情感则更加深沉激烈,也更体现出诗歌主旨。上句由空间写起,用黄河的伟大反衬出人生的渺小;下句又由时间上将人生从青春到衰老的全过程形容为“朝如青丝暮成雪”,极言生命的短暂。

  但即便如此,而后的诗词依然是洒脱不已。“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”,甚至于“古来圣贤皆寂寞,唯有饮者留其名”,都在说明诗人内心的洒脱。

李白诗词风格多样化,这四个字可以说是最好的评语

  ​李白的诗句以概括描写为主,李白永远不会让你感觉到非常沉痛的窒息,他常常都是洒脱的,高昂的,即便同情,他也只是说“老母与子别,呼天野草间”,面对这种情景,他高呼“岂惜战斗死,为君扫凶顽,”这就是李白,李白的诗总有无人能够企及的气势。

  李白叙事不拘泥于所叙之事,于叙事中流露的洒脱、飘逸之风,读来令人陶醉,正如沈德潜所说

  “读李诗者于雄快之中,得其深远宕逸之神,才是谪仙人面目。”

声明:本文为原创,作者为 点子猫,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dzm2017.com/619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