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应付酒场文化?

如何应付酒场文化?
这几天喝了一场酒,还进了一个喝酒群;
 
发生了点酒后的故事;
 
挺有意思的;
(一)
 
 
他在体制内工作;
 
表面上说是玩,但其实是个资源的口子;
 
如果我去他们单位,就太对公了,场不对关系走向就不对,一下子把私交变成了业务关系,觉得没意思;
 
我也懒得去搞这种关系,就等一个合适的时机,都在合肥,顺其自然想见自然就见了;
 
那天跟刘总去胡桃里喝酒,微醺时发了几条朋友圈,快结束了,韩哥给我发来了一条微信;
 
他问,还在喝?
 
我说,快结束了;
 
他说,我也在附近喝酒,刚散场,我过来找你,刚好凑巧能见一面;
 
大半夜的喝了酒的过来找我,换其他人自然就不见了;
 
韩哥人信的过;
 
我说,好的,你来;
老曹在家帮我看孩子,我跟老曹说,迟一点回,得见个人;
 
大约20分钟,韩哥骑个电驴来了,跟我说喝酒了开不了车;
 
他说,你上电瓶车,我们一边走一边聊,我送你回家;
 
我觉得还蛮有意思,晚上吹着风,比自己开车舒服;
 
他问我,你黄精搞的咋样?怎么做的?一年能做多少?
 
我说,老林那头一年能做2000万吧,但是就这样手上也见不到钱,我这头还在瞎折腾,线上线上都在熬,靠大家照顾着一点业绩,不知道熬个三五年能不能见效;
 
他说,回头我介绍点资源给你,我一年挣的钱不多,也就几十万,但是这么多年接触的资源非常好,你嫂子做生意,大家一起资源共享;
 
我一听,窃喜,机会来了;
 
我跟韩哥有十年没见面了,他比我大6岁;
 
我说,你微信步数每天都有一百来人点赞,能看的出来混的风生水起的;
 
他回头盯着我看,邪魅一笑;
 
我抓着座椅,他问我好不好坐;
 
我说,可以的;
 
我问他,嫂子做啥生意的?
 
他说,做钢材的;
 
我说,这是门大生意;
我又问,你现在具体做到什么位置了?
 
他说,从外事部门做到了现在财务处的副处;
 
我说,牛逼;
 
他说,你不知道这些年背后我喝了多少酒;
 
我没接话,有些不该共情的东西,别乱共情;
 
我又问,你跟嫂子咋认识的?
 
他说,偶遇,我在炮院读研究生,你嫂子在科大读研究生;
 
我说,你这么来事的?
 
他问,那你不怕我把你带跑了?
 
我说,我怕啥,信不过也不让你来了;
 
我也没多提我想对接接资源的事;
 
这种事,等他愿意了,比我提好,我把人做好了就行;
 
电瓶车骑到一半了,没电,他把车停好,说我打出租车送你;
 
我开玩笑说,我这算不算放着奔驰宝马不坐,坐你的电瓶车?
 
韩哥说,我把车开来也不差;
 
我没让他继续送,他说,还没聊完;
 
我们上了出租车,他坐前面我坐后面,聊外事的事;
 
他说,我们去德国欧洲考察的时候,你已经出来自己干了,要不然就让你去跑省外办,业务还是给你做;
 
我说,我不愿意干那些搞关系的事,不是我瞧不起你们,你们体制内的这种人最喜欢打官腔,心思难猜,喜欢推诿,简单的事搞复杂,绕圈圈,斗地主,难剃头,赚钱赚的憋屈;
 
要不然我不早去你们单位找你了吗?
 
你看我再难也没跑去说,韩哥你给我点业务吧;
 
没劲!
 
你要愿意咱可以私底下做好朋友,我要有你能用的上的资源就用,没有你能用的资源你就吃点亏,主要是你啥处长在我这里都不好使;
 
他说,没见过谁找我要资源要的这么嚣张的;
 
我哈哈大笑;
 
我说,我说的是事实,玩政治那一套,我就不玩,大家都省事;
 
他说,你很真实;
 
我说,一方面,是对你点头哈腰的人多了,另一方面,你久经沙场在体制内带上面具做人做的有内伤;
 
他也哈哈大笑;
 
快到家时,他问,你孩子读书学校解决了吗?
 
我说还不好说咋办,但我不是很纠结,比较顺其自然;
 
还是看人;
他说,你要是需要,我帮你想想办法;
 
我说,这话我当真了,到时候别耍赖;
 
说着,就到家门口了,他说,下次再喊我吃饭继续聊;
 
我说,好的;
 
一切聊的刚刚好,感觉也很到位,不卑不亢,像老朋友一样,大家也不拘谨,我该讲的话也讲的到位;
 
等过节边上,我再准备点黄精,不一味的索取,走动走动,后面的事情可能就顺一些;
 
都说销售要跟踪,其实这事最好聊完以后,我也再跟踪一下;
 
好歹趁热打铁,再拉拉关系;
 
但我想了一想,没必要,哪一天时机到了他开口给我实际的资源和业务,比我开口请他给我资源强一百倍;
 
要是我没那本事把事做到这一步就算了;
 
我来也是奔着做生意的,不是瞎搞事情的;
 
就像我写文章,也是来做生意的,不是瞎写来玩的;
 
所以,我更单纯,也更坦率一些。
 
但好朋友肯定是值得交往的;
 
 
(二)
 
再聊聊喝酒
 
我原来做销售,见过不少酒局;
 
参不参加局是一回事,喝不喝酒是另一回事,
 
我平时爱喝点小酒,跟朋友或自己,一定要随意,不贪多,差不多就停;
 
你没喝好,你继续,不能因为我不喝,跟我谈面子让我喝;
 
我不吃这一套;
 
不安全的酒局不参加,必要参加时不喝酒,被逼迫要喝酒时,牺牲单子业绩,牺牲钱财资源,有些局,滴酒不沾的防线是为了保住自己;
 
但酒有什么罪?
 
有罪的是人;
 
所以我愿意,不用劝酒,自己把自己喝舒服了喝醉了都行,不愿意,劝都不能劝,劝就是决裂不做朋友;
 
很多人知道我性子,不敢拿我开刀,搞不快活一桌子人都尴尬;
 
我这种人个性烈起来,除了我甘愿臣服的人,其他一般人拉不住,不买身份权势面子的单;
 
这样的;
 
好也不好;
 
就像大家对酒文化的讨伐褒贬不一;
 
之前阿里内部的灌酒事件,引发不小轰动,阿里巴巴一位女员工在台风天被强制安排出差、被灌酒、被当地商户猥亵、后被其直属领导侵犯。
 
这种怎么说,女人出没商场,自己要学会保护自己,要有保护自己的能力;
 
和朋友之间,随意喝点小酒,很有意思,但也要选对人,选对地方;
 
没谱的人不乱喝,没谱的地更别喝,不向谁开炮,不乱接招,女人不要考虑给谁面子,男人也不用考虑给谁面子;
 
真正优秀的男士,都很绅士,哪怕装也得理解你的这套自我保护,不理解的人,你决裂了也不可惜;
 
为啥?
 
不足够优秀的人际交往淘汰了就淘汰了,淘汰的多了,反而身边留下来的都是精品;
 
我见过最能喝酒的两个人群,一个是医药系统的人,特别是医药代表,很多科室主任久经沙场也非常的能喝;二个是政府银行系统里的人,喝起来没完没了;
 
王哥,是大医药公司的代表,为了陪科室的人喝好拿业绩,曾经直接在酒桌上喝到吐血,当场拉到医院去洗胃,把人救了过来,后来钱赚够了,酒也喝够了,带着老婆孩子移民去了美国,在美国一个蓝领跑去开了大货车,很多人不理解;
 
也没啥不好理解的,人家至少不用死命拼酒了;
 
留在国内的还有很多金哥,李哥,蒋哥…….他们有男的喝醉了跳舞的,有女的喝醉了倒入别人怀抱的,一醉酒很多人的原型和异形就出现了……
 
那时候我做服务的,没资格醉,我不配,所以也看过很多酒后的囧态;
 
还有我大舅,在农行工作,喝酒几十年,每场都醉,我舅妈脾气无敌好,就跟着后面提心吊胆的照顾,也不多话,现在我舅醉的少多了,为啥?
 
一是吃过不少亏,喝多了在回家的路上掉进修路的大坑里,腿给摔骨折了;二是,年龄也上来了,开始在意自己的身体指标正不正常了;
 
喝酒跟朋友喝,没事,为了业务喝,喝着喝着就出事了;
 
越是自己觉得双方的关系不平衡,越是酒桌上求单子,越是被拿捏的稳妥;
 
我喝多了也容易出事;
 
所以,我谈业务,重来不喝酒,倒酒第一步就把事情说死了,不喝;
 
你让别人有机会到酒,就很可能你人倒下;
 
场面上,明面上糊涂一点,思路上要清晰一点,内心要强大,敢于亮剑,敢于翻脸;
 
现在大部分人,都不像十年前死劝,大家都随意了很多;
 
我唯一跟客户喝醉的一次,是在一次台湾的经贸考察上,和我对接的负责人是个五十多岁的主任,女的,现在也移民去了澳洲带孙子了;
 
那一次,酒局很正式也很大,也没有人灌酒,就是喝的比较凶,反倒是我自己年轻,收放拿捏不好,一行二三十个安徽省的市长一起,我脑子一热,一圈喝下来,也就半斤吧,自己把自己喝成狗;
 
从那以后不喝白酒了,那些领导喊我,我统一不去,所以混的也不咋地,不喝白酒一直到现在;
 
这几年独处的多,没事的时候一个人对着电脑,喝喝啤酒,喝喝黄精酒,微醺;
 
我一直觉得喝酒又不让自己喝醉是一件很有魅力的事情;
 
微醺后,穿上小裙子的浪漫,令人着迷;
 
我骨子里是一个浪漫主义者,因为赚钱,又休成了一个极度理性的人;
 
像极了我是个推崇苦干的人,同时又崇尚着及时行乐;
 
我身边酒喝多了出事的很多,有些东西,我想下笔,但不能写,因为涉及的人事物很敏感,我怕写的太真相,把自己写蹦了;
 
对酒我本身也没太大的想法,但对醉酒却十分的厌恶讨厌,自己醉和别人醉都不喜欢;
 
我们家做黄精酒一开始都是小瓶子的,没做大瓶子,做的时候有一个理念就是小酌怡情,大喝伤身;
 
当时宣传的就是三无好友,喝茶的喝茶,喝酒的喝酒,喝水的喝水,喝一种舒服,喝一种情调,喝一种健康;
 
那天,在胡桃里吃饭,刘总带来了两个新朋友;
 
一个做全屋定制的,一个做连锁酒店的,都是干实体的;
 
一开始大家都没喝酒,最后大家聊搞钱聊到兴致的时候,就不自觉提议来几瓶酒助兴;
 
高姐借着小酒劲就现场直播了;
 
一个劲的比心,么么哒,吹吹牛;
 
还有人打赏,真有一套…

原创文章,作者:点子猫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dzm2017.com/261/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